經賀秋風

基三er/阴阳师/召唤师/审神者/梦中人,本命荒目/兼歌/横顺/高乔/双花。
不动行光是最好的刀我爱他一辈子!

【古笼火x九命猫】前路何往

微博投了这里也发一下!
这厢和宣,游戏里咸鱼一条←_←
给我家r卡小可爱拉郎!

*含晴明x九命猫,大天狗和童男客串w

*既然两个小可爱都没有cp那么我就来拉郎了hhh

*题目来自于游戏里每日抽签的一句配诗owo

*可能会ooc,文笔什么的完全没有

*可以接受的话……那么开始吧?

她是天地孕生的,自由自在的猫妖,生活在广袤的平原之上。

他是诞生在黑暗的森林之中的莹莹烛火,终日在森林里游荡。

按理说,两人的世界本应该毫无交集。

而苍天似乎有意对他们开了一场玩笑。

1.

不知何时,京都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声名鹊起。

俊秀,温和,法力高深……聚集了这些词汇于一身的晴明似乎成了完美的象征。因此,他便成了无数大小妖怪争相投奔的对象。

大阴阳师在旷野游玩的时候,救下了一只迷途的小猫妖。

彼时的猫妖,还有着一头柔软的黑发,和身后代表了九条性命的猫尾。

年轻的猫妖对救命恩人一见倾心。她收起了利爪,把调皮捣蛋的自己深埋进心底,对着大阴阳师俯首称臣。

晴明带着猫妖回了庭院。那是座多么漂亮的院子啊,精巧的木阁,糊了白纸的灯笼挂在屋檐上,发出带着暖意的红光。

庭中有一棵巨大的樱花树,树上零星挂着白纸红带的祈愿签子。早些就成为晴明式神的童男告诉她,这是前来请求主人的人们挂上去的,据说如此愿望便能灵验。

“不过……是妄言罢了”童男看着自己对晴明一片痴迷的妹妹,长叹一声。

当时的九命猫,还不懂得童男真正的意图。

懂又有何益?

情之一字,世间难解。

青涩的猫妖从此跟随着晴明征战天下,将她微薄的妖力,和九条尾巴,全都托付给了意中人。

如果故事就这么发展下去,那倒也不错?

天真。

2.

古笼火第一次在长夜笼罩下的森林里看到了九命猫。

猫妖已是满头白发,伤痕累累,仅剩的两条猫尾无力地耷拉在身后。

已是严冬,她靠在一棵古树上。树枝光秃秃的,古笼火靠对这片森林了如指掌般的熟悉,才辨认出这是一棵樱花树。

“需要我来带路吗?”

对古笼火来说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句开场白。平日里,他都是这样去接近每一个迷途的人或是妖怪,然后趁机捉弄他们一番。

……才没有想去帮那些笨蛋引路!

没料到的是,看似已是精疲力竭的小猫居然抓狂一般的跳了起来。

“你、你们以为还能再骗我第二次吗喵?”

什么?

古笼火一头雾水。

……大姐啊我好像才第一次遇到你。

“本喵不会再上当了喵!安倍晴明!”九命猫的声音因为哀戚而变得嘶哑而凄怆,她反复的喊着那个她曾经深爱过而今恨之入骨的名字,声音愈发细微,而后变成了细小的呜咽。

“晴明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说过…”站在灯笼上的少年被激起了好奇心,借着谈话,他试图趁机贴近哭泣的猫妖,“但我并非他的式神…可以和我讲讲他的故事吗?”

“我、我不记得了喵…”

他第一次看到她的眼睛,金黄色的,就像他脚下灯笼发出来的火光一样。

她也第一次看清来者。红发的少年穿着一件宽大的和服,站在一个石灯笼上。那灯笼……似曾相识,正发出着微小但令人感到温暖的光芒。

“我只记得…我恨他、我恨死他了吗喵!”

记忆破碎零星,九命猫所能记起的,仅仅是这份恨意而已。

可悲吗?可笑吗?

已经完全记不清楚了…又何必执念呢。

不!

“本喵有朝一日一定要找到他,杀了他喵!”

作为…他的“赎罪”。

看着古笼火眼里的神情从惊愕过度到怜悯,倔强的猫妖终于再也无法坚持。

她哭了。

那是她自从化形以来第一次哭的那么悲恸。

古笼火试图安慰猫妖。他把自己娇小的手掌放在猫妖的白发上,轻柔的抚摸。

猫妖抽泣着,依偎在少年怀里,渐渐陷入沉睡。

不管性格再怎么讨厌…终究还是可爱的小猫。

3.

九命猫似乎梦到了曾经。

她如何在迷途的时候遇上晴明,如何对阴阳师一见倾心…以至于在南征北战许多年,她那七条尾巴为救自己的意中人,是如何尽数失去的。

她梦到那个美得难以言语形容的庭院,梦到屋檐上挂着的灯笼,梦到那棵挂满了祈愿签的樱花树,梦到了那天樱花树下童男说的话,和回头晴明对她的一个浅浅的笑。

对阴阳师来说的一个习惯之举,对一个小妖来说的错付的一生。

她还梦见晴明口中的为了苍生黎民,决然把自己心中恶念分离出去。从此晴明失去了遗忘的记忆,受之影响的还有满院子的式神也失去记忆,各自分飞。

梦醒处,寂寥无人。

执念太深,以至于放不下恨。

醒转来时,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。她似乎看见了梦里的灯火,和樱花树。

当真正清醒过来时,灯笼微小的火光已经被白昼掩盖,樱花树光秃秃的树枝在陈述一个残忍的事实。

当九命猫醒来时,习惯于昼伏夜出的古笼火还在美梦之中。少年靠在树下,保持着昨夜抚她入睡的姿态,呼吸清浅。

先是吃惊,再是对昨晚自己失态的窘迫,最后是心里泛起的一丝感动。

这少年…当真如他所驭的烛火一般令人感到温暖。

似乎是觉察了猫妖的动作,古笼火也渐渐清醒。少年起身整了整衣服,正好对上猫妖的视线,莫名一阵尴尬。

“那…谢谢了喵…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了喵…”

这是高傲的喵咪第二次言谢。

第一次是对谁呢…?记不清了。

“古笼火,我叫古笼火。”少年的声线清爽干脆。他坐下,开始玩弄自己的灯笼。

啊啊啊本来是想捉弄下这只猫妖就跑的!

怎么就突然变成陪睡了喂!

古笼火心里委屈。

而他从来没有想到,之后猫妖清了清嗓子对他说的话,他为之执念了一生。

“本喵…叫九命猫啊喵…”

九命猫真正的声音清脆得如同夏日落入荷叶中破碎的露水,她那两颊飞起的红云更为她此时的姿态增色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

4.

数日,九命猫养好了伤,向多日来照顾她的伙伴道别。

“本喵…本喵要去找那人报仇了喵!”

“别想本喵哦!”

出乎意料的,古笼火并没有挽留。

“夜晚林子黑…让我送你一程吧。”

他站在灯笼上走在前面,九命猫依着他灯火指引的方向走在后面。

似曾相识的场景。

“喂…小猫咪,跟着我的灯笼走哦!”

“九命猫?有没有认真走路啊!你要是走丢了我可不帮你了…”

两个人的身影重叠起来。

她感到心里仿佛多了些什么。

5.

自九命猫离开古笼火所在的林子已经好几天了。

她遇到了一个人,一个长得和那人几乎一模一样的人。如果除了满身的戾气和身旁三个闻所未闻的式神之外。

“小猫咪…你,想向他复仇吗?”

想!

“那么…我就给予你复仇的力量吧…”

6.

名为大天狗的大妖,奉了黑晴明大人的命令,带着九命猫等在晴明的“必经之路”上。

依照大人的吩咐,她扑杀了一只飞过来的小黄雀。正当她打算大吃一顿时,眼角撇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安倍晴明!

一切都如同黑晴明所预料的那样。晴明很快就发现了捕杀犬神挚友的罪魁祸首--九命猫,大战一触即发。

当面前站着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的时候,他却已经记不起自己关于她的一切。

而她却执念着他,日夜不忘。

可悲吗?可笑吗?

本来就只是一场玩笑而已啊。

她果然还是败了。

不仅仅是因为妖力的低微,还因为…

脑海中,依旧是不愿意伤害他啊。

“果然只是个小妖怪而已…该进行下一步棋了。”

大天狗隐匿在暗处,完完整整的看到了一切。

7.

九命猫的伤很重。

她快要死了,咒法给她带来的伤痕足以把她剩余的两条命都夺去。

她想起了很多。

想起了晴明,想起了庭院里的烛火和樱花树,想起了森林和森林里带给她温暖的人。

古笼火…他是多么好的一个妖怪啊。

如果能永远和他生活在一起的话…倒也不错。

可惜只能是个玩笑啊。

火红色的长发,宽大的袖袍,还有莹莹发光的灯火。

是他吗?

笑话…

8.

九命猫再次醒来,依旧是那昨日里她昏迷倒地的地方,只是地上多了些似乎是法阵的残缺一角的花纹。

她还活着?

她惊愕的看着自己身后完好无损的两条尾巴。

她站起身,试着走动。

并没有什么伤残的地方。

难道只是一场梦?

九命猫漫无目的地走着,全无劫后重生的喜悦。

忽地,她看见了躺卧在树下的火红色身影。少年娇小的身下压着的花纹,正巧是她醒来时看到的法阵的另一角。

她试着碰触少年的身体,怎料到那小小的身体瞬间化作萤火飞散,空留下残缺的法阵和那已经再也无法发出温暖的光芒的灯笼。

眼眶涌出温热的液体。

……笨蛋。

以吾之身,换君重生。

9.

九命猫最后回到了古笼火诞生的森林,带着那个灯笼一起。

她把灯笼藏在樱花树下。找来无数系着红绸带的白色纸条,写上自己的心愿,挂在樱花树光秃秃的纸条上。日日如是。

天气开始转暖,樱花树发了新叶,长了花苞,开出漫天粉红。纸条在花丛中,点缀在花朵之间,成为一道风景。

生活在树林边上的人们生活依旧照常,只是说似乎森林里少了些忽隐忽现的莹莹灯火。

“需要我来为你引路吗?”

说这句话的那个小妖已经不在了,而迷途进入森林的人也没能再找到出去的路。

九命猫抬头看着漆黑的树林。

前路何往?

知者无人。